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江南农商行领50万元罚单 停摆两年的IPO之行还有戏吗?

8月4日,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官网公布了一则由常州银保监分局开出的罚单: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南农商行)因在开展同业投资业务过程中提供信用担保,被处罚款人民币50万元。

此前,江南农商行于6月16日曾因网络安全工作严重不足,被江苏银保监局罚了人民币30万元,距今尚不足2个月。

01.屡屡被罚暴露内控问题

此次行政处罚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作出处罚决定的日期 2020年7月27日。主要负责人陆向阳是江南农商行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并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严重或者逾期不改正的,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其经营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其中第五项情形为――(五)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江南农商行此次被罚原因正在于此。

今年6月16日,江南农商行因网络安全工作严重不足而被江苏监管局罚款30万元。据悉,在银行同业中因此种原因被罚的,这是头一遭。

银行业最重要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保障用户财产安全,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各种网络金融欺诈屡屡发生,牢筑网络安全早就是不必言说的防范重点。而案由中对江南农商行工作缺位所用的描述是“严重不足”。

这还没完,根据监管部门1月9日公布,江南农商行于2019年12月30日因“同业授信不审慎致使业务形成风险”、“商业用房购房贷款管理不到位”而被处以罚款95万元。同时多位工作人员被处以各自相应的处罚。

2019年12月27日,江南农商行因贷款业务经营不审慎,贷款被挪用;票据业务经营不审慎,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承兑业务的违规行为,收到3张罚单,被淮安监管分局罚款人民币70万元,同时两位负直接责任的当事人被罚款5万元。

02.或牵涉违规债权转让?

不光是网络安全工作严重不足及信贷业务等内控问题突出,江南农商行还数次遭遇过大额贷款诈骗案件。

根据中国经济网报道,2016年至2017年间,被告单位童佳公司、鼎益公司、佳贝安公司、启德公司、百步公司从江南农商行处骗取贷款共计人民币1.29亿元,至案发前上述款项均未归还。

小强去年7月份就专门写过江南农商行被骗贷一事,哪怕不算上这笔1.29亿元,自2014年以来,江南那农商行曾卷入8宗骗贷案件,涉及金额就已经过亿元,充分诠释了什么叫金融傻白甜。

此外,江南农商行还涉及一场民间商业讼诉案,在该案中江南农商行曾将其中一方的债权转让给另外一方,直接导致了原被告双方的相互起诉。而在债权转让过程当中也是充满了待解的疑点。江南农商行是否存在违规操作?这是外界迫切需要了解的。

03.上市进展停滞近两年

一边因为各种违法违规行为被罚,一边诸多负面缠身,这种状态在银行同业中并不多见,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在破罐子破摔,但实际上,江南农商行目前还处在IPO的过程。

2018年8月13日,江苏证监局公告收到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江南农村商业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备案的申请。经研究,对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日为2018年7月31日。

然而,一晃马上两年时间过去了,江南农商行上市进程始终没能传出更新的消息。

天眼查显示,江南农商行成立于2009年12月30日,由常州市辖内原5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武进农村商业银行、溧阳农村合作银行、常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常州市新北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金坛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合并而成。

目前该行注册资本为人民币92.81亿元,是全国首家地市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也是江苏省内规模最大的农商行。陆向阳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74.13%。

根据江南农商行2019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资产达到4080.32亿元,负债总额3801.18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03.64亿元,同比增长15.09%;其中,利息净收入85.66亿元,同比增加71.13亿元,增幅489.54%。净利润27.84亿元,同比增长15.04%。

横亘在江南农商行面前的问题并不少,实际上,被监管部门检查发现问题并作出处罚,是有助于其完善内部风控,提升服务质量的,真正需要解决的是那些尚未被发现但又切实存在的隐疾,身上哪里痛自己最清楚,由衷的希望江南农商行能够痛定思痛,全面清查各项工作环节中存在的问题,若是继续怀揣侥幸,那么IPO计划很有可能成为泡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