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浙江杭州中信银行涉嫌伪造证据至利害人损失巨大

郑加华是一位浙江省的民营企业家,在浙江省湖州市投资创办浙江翰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睿公司)。

郑加华苦诉,在2013年中信银行杭州余杭支行(以下简称中信银行)伪造我和我妻子及翰睿公司为杭州华曼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曼公司)向中信银行担保借款6000万元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并在2015年诉至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5年10月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判决我和我妻子及翰睿公司承担最高限额7200万元的连带清偿责任。

无中生有利害人被担保贷款

郑加华表示,我和我妻子及翰睿公司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为华曼公司向中信银行担保借款6000万元《最高额保证合同》的事情。在2015年我们被中信银行起诉的庭审中我才第一次听说这次所谓的担保贷款的事情。

啊1.jpg

郑加华等对中信银行的质疑造假的反映

所有财产被冻结利害人几近破产

郑加华表示,这种无中生有担保贷款的事情给了我们很大的经营和生活压力,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在我们和翰睿公司被冻结的半年左右中,翰睿公司被中断停业,几近破产。

啊2.jpg

郑加华夫妇和翰睿公司财产被冻结时才知道被担保贷款的事情

中信银行涉嫌伪造《最高额保证合同》

郑加华表示,我和我妻子及翰睿公司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为华曼公司向中信银行担保借款的事情。华曼公司方面也没有和我们沟通过要求为其担保贷款的事情。我认为中信银行杭州余杭支行就是伪造的我们和翰睿公司为华曼公司担保贷款的《最高额保证合同》。

华曼公司及法人代表许圣奎也多次说明:我们公司从未就该笔贷款要求翰睿公司、郑加华、杨英为我公司追加提供过担保。对于中信银行提供的相关翰睿公司、郑加华、杨英与2013年8月15日为我公司向中信银行600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的相关资料,我公司不知情,也从未看到过。

啊3.jpg

华曼公司及法人代表的情况说明表明未请求郑加华为其担保贷款

郑加华表示中信银行杭州余杭支行提供的《最高额保证合同》有三点造假的嫌疑:

首先2012年6月份华曼公司贷款,至2013年6月19日转期,如果转期贷款尚未发放时,中信银行提出必须追加担保才可发放贷款的事情,那么追加郑加华、杨英、翰睿公司提供担保的行为,才符合常情。贷款转期发生在2013年6月19日,在转期贷款已经发放的情况下,郑加华、杨英、翰睿公司不可能在此后的2013年8月15日再为华曼公司提供如此巨额的借款担保,这不符合常理。

其次2012年贷款时,中意公司已经提供价值1.6亿元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按银行贷款要求,抵押物价值与贷款额的比例最高为1:0.6,该抵押物完全满足相应的条件,且在中意公司经营尚属正常的2013年6月转期时,无须再增加新的担保,更不可能在转期后的2个月后莫名其妙地增加担保人。

再次从中信银行形成的编号为:信银余审字(2014)202号“中信银行杭州余杭支行综合授信批复表(支行权限)”中可以看出,在2014年6月17日,中信银行公司业务二部在对华曼公司综合授信时,在第6点其他要求第4项中,才提出“后续尽可能追加郑加华夫妇及其控制企业浙江德维石化有限公司和浙江翰睿实业有限公司保证”。这说明,在2014年6月17日之前,在华曼公司向中信银行处的贷款是没有郑加华、杨英、翰睿公司担保贷款的行为。中信银行杭州余杭支行向原审法院提供的是2013年8月15日郑加华、杨英、翰睿公司为华曼公司提供担保贷款的《最高额保证合同》。这进一步印证了中信银行杭州余杭支行造假郑加华、杨英、翰睿公司为华曼公司提供担保贷款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的可能性。

啊4.jpg

文件显示2014年6月17日郑加华等还没有这次担保贷款的行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