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山东招远市大尹格庄金矿疑似安全事故岂能以工亡了之

事件地

近日记者接到举报,称招远市大尹格庄金矿最近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致使一人死亡。但是对外矿方坚持是工亡,向外的信息是,确实有一人在厂区工作的时候死亡,但并非是安全事故,而是突发心脏病死亡,属于工亡。

2019年9月7日,记者前往招远市调查举报事件的真实性,据知情人讲;死者叫牟聪,男26岁,家住招远市蚕庄镇牟家村人,在2019年阴历6月24于大尹格庄金矿井底工作时间被电死,事后家属和矿方私下协商解决赔偿90万。

当天晚上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下,记者见到了大尹格庄金矿的负责人赵矿长,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赵矿长表示情况属实确有人员在上班期间死亡。但是并非是安全事故,而是死于工亡,据赵矿长介绍,死者牟聪的体格健壮,身体十分的结实。但是上班期间突发心脏病就去世了。有医院开的心脏疾病突发的死亡证明书,记者要求看相关的资料,但是赵矿长拒绝给记者提供相应资料,一口坚持是工亡,并称以工亡的事件上报了相关部门,随后记者查阅相关部门公开的资料。并未发现任何相关材料。

第二天早上记者准备前去死者家乡找家属和附近村民了解事情的真相,但是一大清早赵矿长就来找记者,并给记者五千块钱让记者别去调查拿钱回去。记者向赵矿长提出要求提供医院给了相关材料。但是始终未果。记者坚持要去调查,赵矿长就暗地让人跟着记者,到了死者家属的家乡,记者问了十几个村民,村民看到金矿的相关人员。对记者的问题都是闭口不答。记者打电话让赵矿长不要派人跟踪,威胁到记者的采访了。赵矿长态度恶劣并将记者的电话挂断。由于采访受到威胁记者驾车离开,赵矿长派人一直跟踪到记者上高速才离开。随后记者打电话给知情人,知情人告诉记者:赵矿长在当地是横行霸道黑白通吃。在他的领域上记者不仅调查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并且再去调查可能人生安全都没法保证。为了提供相应的安全事故的材料。知情人提前去了青岛,在青岛给记者提供了相应的证据。

根据我国《安全生产法》和巜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后一小时内,生产单位应将事故上报到当地安监部门,安监部门接到报告后,应立刻展开初步调查,2小时内将初步调查情况上报给当地政府和上一级安监部门。

另据国家应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联合下发的《安全生产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办法》规定,将不报、谎报安全事故列为涉嫌安全生产犯罪条件。

招远市大尹格庄金矿发生的死亡明明是安全事故,为何没有及时给相关部门上报?为何安全事故能以工亡了之?难道相关部门的领导和大尹格庄金矿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背后藏着见不得光的利益输送?玩着高明的工亡猫腻?推卸着该有的责任?从国家相关法规看,生产安全事故瞒报、谎报、漏报,都会被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而招远市大尹格庄金矿生产安全事故距今已经多日,仍未见任何上报,也未将调查处理结果向外界公开,如此拖延是否构成迟报和瞒报?是否要承担相应的迟报或瞒报责任?!

针对此次事故处理情况,本刊继续关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