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青海海西州:抽逃股金纠纷案涉嫌一错再错

2019年8月下旬,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德令矿业)董事长汪琳发出投诉信。

汪琳在投诉中称:几年前,德令矿业与海青化精集团公司(化名,简称海青化精)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此协议约定,海青化精向德令矿业增资2000万元,以此作为入股资金,海青化精享有德令矿业70%的股份。

但是,海青化精在将2000万元股金汇入德令矿业指定账户后几个小时内,就全部将资金抽走。

按照双方合作协议约定,如果违约,此协议无效。但海青化精违约后,竟起诉德令矿业,还要更换法人,此诉求,竟被海西州两级法院支持。所以,汪琳恳请新闻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帮助受害企业讨回公道。

当事人所反映的事项事关中央三令五申的民营企业合法权益保护的重大问题,我社非常重视,遂派记者前往案发地进行采访。

双方约定,若违约此协议无效

2013年7月9日,德令矿业与海青化精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作为甲方的德令矿业转给海青化精70%的股权,条件是,作为乙方海青化精支付2000万元入股资金。

正常情况下,作为乙方的海青化精应该先支付2000万元入股资金之后,才能到工商机关办理股权登记。

但是,乙方负责人说:“如果没有工商股权登记,我实在是不方便融资,只要给了我股权登记,我一定投资2000万元。”

德令矿业信以为真,就先行到工商机关给海青化精变更了70%的股权。他们没有想到,海青化精在变更股权10余天后的2013年7月31日汇进2000万元,但在几个小时后,就将此2000万元入股资金,全部抽逃。

按照双方协议约定,如果违约,此合同无效。但该公司却起诉德令矿业。

两级法院的判决

2018年,海青化精竟然起诉了德令矿业,两项诉求被德令哈市人民法院支持:一,将德令矿业法定代表人由原来的汪琳更换为曹某;二,汪琳返还德令矿业的公章、财务专用章、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正副本。

德令矿业不服,上诉至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

2019年8月23日,二审法院下达了终审判决,二审撤销了一审的关于要求德令矿业交出公章、财务章以及营业执照这一项,但还是支持了海青化精要求更换法定代表人的诉求。

在关键问题上,终审判决书相互矛盾,在“本院认为中有这样的判词‘其(指海青化精)要求变更登记的法定代表人曹某,其身份不符合德令矿业章程规定的法定代表人由公司董事长担任的规定’。”

既然曹某不符合德令矿业公司章程的规定,为何又在判决书的结尾下了这样的结论?——“被告德令矿业负责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被告汪琳变更为曹某”。

对此,主审法官是如何解释的呢?

法官说:“判决书是合议庭的意见!”

2019年9月2日一大早,记者带着采访手续来到海西州委宣传部,在分管副部长张辉和有关工作人员的积极协调下,记者首先顺利来到了此案一审法院德令哈市人民法院。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将记者带到海英副院长的办公室说:“我们院长外出了,由海副院长主持工作,你有什么要求就和他说吧。”

于是,记者一边说明来意,一边将有关材料递给海副院长。他认真看了一遍一审判决书和德令矿业的投诉书说,主审法官下派到基层法庭审案子去了,现在是法官负责制,院领导不便多问,但有什么问题,还是可以和主审法官交流的。

于是,记者便留下了手机号码和单位的传真号码,希望一审法官与记者交流一下案件的焦点问题。

之后,记者便匆匆赶到海西州中院。接待记者的是办公室沈主任。他热情地接待了记者,详细看了记者的采访手续,了解了记者的采访内容,便立即向院领导汇报。

当时,院里只有一位副院长在,但该副院长说,自己不分管审判业务,让记者当天下午两点半再来,由分管民事审判的何副院长接待。

记者在约定时间赶到海西州中院后,沈主任将该院的判决书和德令矿业的投诉以及记者采访手续送到何副院长办公室后不久,审理此案一位法官被沈主任带到记者身边。

沈主任解释说,审理此案的三名法官,有两名不在。有什么问题,你就问这位法官吧。

记者提出自己要记录,该法官说,记录可以,但不能录音。但是,这名法官反复说,自己没什么说的,要说的话和意见都在判决书上了。记者问“此判决有的地方为何自相矛盾”时,这名法官说“当事人不服可以上诉”,而不愿回答记者的更多问题。采访就此结束。

记者手记:关于抽逃资金

修改后的《公司法》对抽逃资金行为适度放宽,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并视其情节罚款。

《刑法》规定,抽逃资金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此外,最高检、公安部对抽逃资金的起诉、处罚都有严格规定。本案抽逃资金2000万元,属于情节严重的范畴,当然是要依法追究的。

而且,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中,发现犯罪线索的,应当移交给公安或检察机关侦办。此案,即使不移交,也应该判处违约,至少,不应该支持其非法诉求。

“诚实、信用、等价、有偿”是民事法律活动中的“黄金法则”,也是必须遵守的原则。特别是,法律也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在自己的违法行为中获利”。

那么,作为司法机关,就不应该支持这种涉嫌巧取豪夺行为。因为海青化精没有履行出资2000万元的义务,已经丧失了权利的基础。

近年来,国家全面依法治国,出台各种措施,尽最大努力杜绝、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对已经发生了的,要有错必究。若不及时纠正,一错再错。势必破坏司法的公信力,极大地损害受害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

本社对此案继续关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