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禁毒教育效果凸显 基地联盟呼之欲出

6月17日, 国家禁毒办发布《2018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介绍了我国当前禁毒工作情况和面临的形势。报告显示,2018年,现有吸毒人员首次出现下降。据国家禁毒办副主任高伟介绍:“不仅现有吸毒人员首次出现下降,而且新发现的吸毒人员也出现大幅下降,这说明我们的预防教育戒毒工作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

在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前夕,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专访了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副主任、北京禁毒志愿者总队常务副总队长石建春。从事了16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的石建春,对禁毒工作的现状及未来发展做了详细介绍。

禁毒工作预防重于治疗

禁毒工作主要分为三部分:针对毒品的打击和管理、吸毒人员的戒断和回归以及开展预防教育、防止新增。扁鹊论医“治未病”的深刻哲理对于禁毒工作同样具有指导意义,毒品预防教育是禁毒工作的治本之策,是事半功倍之举。

石建春从事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已经16年,他介绍,在他刚开始从事这项工作时,我国的禁毒工作不同环节受重视程度还不太一样。

起初,人们简单地认为,只要限制或禁绝毒品供应就可以解决吸毒问题了。因此,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些国家的禁毒工作重点都放在了减少毒品的非法供应和打击毒品犯罪上。而实践证明,这种认识和做法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虽然国际社会及许多国家对毒品问题采取了一系列管制措施,但未能真正扭转局面。针对日趋严重的吸毒、贩毒问题,打击毒品犯罪和强制戒毒固然重要,但是加强毒品预防教育,普及毒品的基本知识,唤起人们抵制吸毒的意识,从根本上预防毒品问题的发生,意义显得尤为重大。

为了让社会公众意识到禁毒的重要性,“中国禁毒志愿者汽车万里行”活动从2004年开始举办至今,已走遍全国各地,宣传禁毒知识。

彼时,禁毒法还没有颁布,禁毒宣传这种需要全民参与的公益事业在社会宣传力度和影响力方面也比较低。公众普遍认为毒品比较可怕,有些人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宣传禁毒,就好像表明自己周围也有人吸毒一样。一些万里行活动的赞助方还特地叮嘱石建春不要提自己企业的名字。“当时,人们对艾滋病宣传的接受度都要高于禁毒宣传。”石建春说。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于2007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落成,是面向全国青少年和普通市民进行免费禁毒教育的政府公益性事业单位,隶属于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基地包括北京禁毒教育展、影视中心、北京禁毒在线网站、国际交流中心,是集教育、工作和交流培训三位一体的复合型专业禁毒教育机构。

据石建春介绍,作为国家禁毒教育示范基地,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多年来致力于推动毒品预防教育形式的创新和多样化发展。在基地教育领域,充分发挥禁毒教育展厅、禁毒影视中心、北京禁毒在线网站、626TV视频、国际交流中心和电教馆等资源优势,面向团体开展禁毒教育。在公共场所毒品预防教育领域,开展“中国禁毒志愿者汽车万里行”“首都公交车厢流动禁毒与法制教育大课堂”“世界百家书禁毒”“百名艺人携手禁毒”等一系列禁毒宣传品牌活动。在学校毒品预防教育领域,实践相应的教育思路:小学启蒙教育、中学认知教育、高中能力教育和大学综合素质教育。在社区毒品预防教育领域,对商务楼宇开展健康教育。在城乡接合部,利用禁毒宣传流动大篷车进行教育。

毒品危害开始隐形化

石建春说,在过去,毒品预防教育的理念是对毒品能对人产生的诱惑避而不谈,只讲危害,用恐吓的方式来教育。但是,当下随着一些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出现,毒情形势相比十几年前已经出现了很大变化,毒品离日常生活越来越近,价格也不再那么高昂,危害开始隐形化。同时,随着时代的变迁,青年人越来越追求个性,接触的文化也日渐多元。

石建春说:“在原有毒品种类之外,新精神活性物质大肆增加。近年来,一些毒贩不断翻新花样,变换包装形态,所谓“神仙水”“0号胶囊”等新型毒品不断出现,具有极强的伪装性、迷惑性。据国家毒品实验室检测,去年全年新发现新精神活性物质31种。这些新精神活性物质蔓延极快,而法律却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一些毒贩就钻了空子,在这些新精神活性物质被列入管制范围之前将其脱手。”

他介绍道,甚至有一些物质是无法被列入毒品范畴的,比如“笑气”。“笑气”是一种麻醉性气体,能使人丧失痛觉,而且吸入后仍然可以保持意识,不会神志不清,因此曾被广泛用于医学实践中,尤其是在牙科诊疗中。但长期大量吸食“笑气”无异于吸毒,“笑气”进入血液后会导致人体缺氧,长期吸食可能会引发高血压、晕厥,甚至是心脏病发作。此外,长期接触此类气体还可引起贫血及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等。可是作为食品加工助剂、助燃剂以及麻醉剂,“笑气”很难被归类为毒品。

尽管我国治理毒品滥用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石建春认为目前的毒情仍很严峻。

创新预防教育理念

通过多年的探索研究,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逐渐摸索出了毒品传播的一些规律。

毒品传播的第一阶段是诱惑,目前的毒品传播者常常打着不成瘾的幌子,以“草本兴奋剂”“研究化学品”“助兴剂”的名目诱骗蒙蔽群众。第二阶段是满足,毒品可以迅速满足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但会破坏免疫系统,大大缩短寿命以及使大脑和中枢神经产生变异。由于身体的损害相对于生理和心理的满足具有隐蔽性和滞后性,因此这也是毒品传播力最强的阶段。人在涉毒之后对其欲罢不能,被毒品“征服”,最终连人生都会被毒品毁灭。

针对当前毒情形势的变化和挑战,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提出了一套全新的毒品预防教育理念,即:讲诱惑、知危害、算成本、会预防。

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之下,近年来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不断创新毒品预防教育形式,除了此前的“中国禁毒志愿者汽车万里行”外,还举办了“中小学生禁毒教育一堂课”“禁毒互动体验营”“禁毒知识一站到底”“翻转课堂”“禁毒小卫士系列科普体验展”等一批宣传教育活动。同时,这一教育理念也在“禁毒从业人员培训”“禁毒公益讲师培训”等相关教学培训中得到推广。

石建春介绍,禁毒公益讲师培训是从2014年开始的。他说,那时禁毒教育基地的五六个工作人员最多时要讲200多堂课。为了适应逐年不断增长的禁毒宣传教育需求,北京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首次面向社会开展了“禁毒公益讲师”招募培训工作。

这是禁毒宣传教育引入社会资源的一次大胆尝试,截至目前,已经先后培训了260名学员,其中近百人经过试讲考核合格,取得了“禁毒公益讲师”资格。这些禁毒公益讲师已在社区、单位和学校开展了近600场禁毒知识的讲授。由于职业和人生经历的不同,讲师的授课风格也丰富多样。

为了让公益讲师这支队伍更加正规化和制度化,2018年,在北京禁毒公益讲师的基础上成立了北京市第一个禁毒公益讲师团体——“众志同心禁毒公益讲师团”。讲师团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星级评定和晋级办法,根据老师授课的时长授予对应的星级,最低为1星,最高为5星。星级越高得到支持的力度也越大。

此外,动物园主题展、地铁主题展、博物馆主题展等展览纷纷在北京各地展开。“根据人群做展览”是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的一大特色工作,他们结合各种场所的特点,针对特定人群,通过主题展览,开展毒品预防教育工作。

成立联盟健全教育体系

在毒品预防教育领域,石建春可以说是专家了,但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困惑,自己在毒品预防教育方面也是从零基础开始的,平常都是自己培训别人,那谁来培训自己呢?

此前石建春与团队的人常常参加各类毒品研讨会,汲取医学、教育学以及志愿者的相关知识来为自己“充电”,可是由于没有专业人士来做培训,他的学习也不够系统。而目前,参加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的队伍逐渐壮大,但思考这项工作怎么开展的人却寥寥无几。石建春认为,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仍任重而道远。

他认为,毒品预防教育工作队伍的产生,不能是某一社会团体,而应该是各地的禁毒教育基地。所谓基地,并不是只有一个场地就行,它需要有专业的队伍、正规化的建设、配套财政以及政策的支持。能达到这样标准的基地,据石建春了解,在全国范围内不超过五家。

同时,他认为基地的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并不能只在基地内完成。以北京为例,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内完成的工作只占30%,50%的工作要走出基地,去社区、学校、各类展馆等公共场所进行宣传,剩余20%的宣传工作则是在网络平台上。石建春希望能有一个基地联盟来完成基地工作的交流和培训,这样预防教育体系就比较健全了。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6月也是全民禁毒宣传月,这是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的工作人员最忙碌的一个月,他们被邀请到各地去做禁毒预防宣传工作。石建春说:“有研究表明,在预防中投入1元钱,相当于在打击毒品犯罪中投入7元钱,更相当于在康复戒毒上投入14元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