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抚顺市顺城区三个采砂场投诉半年仍未停

编者按:“但存方寸土,留与子孙耕”。是古人重视保护土地资源,给后人留下和谐生存空间的有益忠告。土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维持好18亿亩耕地红线,是我国长期坚持土地总量不变的宏观政策。

然而,就在土地资源十分匮乏的当下,依然有些无良的“商人”,以破坏子孙赖以生存的土地为代价,大肆占挖日益紧缺的耕地,借此赚取肮脏的“黑心钱”。在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严格用地政策,严厉查处违规占地,用地案件的高压态势下,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却漠视国家法律法规,纵容该区会元乡非法沙场业主肆无忌惮地在基本农田上开采黄沙,让人在唏嘘感叹的究竟整天在干什么?更多让人联想到主管部门监管缺失的同时,无不质疑顺城区国土资源局的领导究竟是不作为,还是背后存在利益输送?或许只有该局有关人员才能解释清楚。

近年来,抚顺市顺城区会元乡兴安村、后兴安及上黄金村的村民投诉,称伴随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口粮田”正在面临着身

陷“天井”的厄运,一些私欲膨胀的个体老板在地方关系网的庇护下,大肆疯狂开挖耕地采砂,以攫取“不义之财”,使原本紧缺的基本农田植被破坏严重,有些地方因采砂不能及时回填形成“深沟大塘”,给地方群众的生产生活埋下极大隐患,特别每逢放暑假,看护好孩子不到沙场遗留的沟塘玩耍,成为避免留守儿童溺水死亡的最大举措。

怀揣着会元乡兴安、上黄金等村民的诸多疑惑,记者于2018年7月25日驱车赶到位于抚顺市城区西北方位的会元乡,对部分村民反映占用基本农田疯狂采沙的三处沙场进行实地暗访,其结果令人触目惊心。

记者的实地见闻

从抚顺市城区沿202国道驱车前行约5公里路程,然后转方北线再走大约5公里的路程,记者来到会元乡兴安村,在方北线左侧兴安沙场招牌的指引下,向南前行近百米,便看见前面空旷的土地上拉着铁皮围墙,里面放着大小型号的洗沙设备,放眼往东望去,不高的围墙内堆积如山的沙堆格外引人注目,大门口近处的两口大坑内蓄着半塘浑浊的污水,分明是选沙洗涤出来的。不远的东侧竖立着滚动履带输送机,正在忙碌地将缠裹着泥水的沙粒,不断输送到高耸云天的沙堆顶部,然后打着滚滑落在偌大的沙山上。

在沙场生产流水线旁边,三四个工人忙绿着手中的活计,根本没有时间过问记者的造访,效率就是金钱的概念,在这里展现的淋漓尽致,不时到来的拉沙车辆,加之工人们的忙碌身影,使酷暑炎热下的沙场上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

车子沿方北线继续前行约3公里,从路左侧的村庄道路上吃力爬上来的运沙货车,拉着眯眼的飞尘飞驰而过,让人窒息的喘不过起来。等着车子过后,记者下车和手拉小女孩的女性村民攀谈起来,刘姓大姐无奈的告诉记者,每天拉沙子的车辆都不定点过来,特别是夜间车子的震动让人无法入眠,还有村边的“口粮田”,他们(指沙场老板)一两万块钱吧耕地买走随便开挖,留下大沟也不及时天平,不能种苞米,也不能种植其他作物,不是严重破坏生态环境,葬送子孙后代的“口粮田”吗?

当记者问她,既然沙场如此破坏耕地,为何不到政府反映情况时,刘大姐放低声音说:“咱老百姓告谁去,他们上面有人罩着,告状也白搭,再说‘他们’挣钱哪能全装自己兜里,不还分给管土地的,管采砂的官吗!”记者同情这些村民遭遇的同时,更为那些站着官位不谋事的‘当权人’汗颜,是他们的不作为,纵容不法分子有机可乘,大肆践踏着老百姓的美好家园;也是那些执法人员的贪婪私欲,才酿成大美田园被毁的不良后果。

为了核实村民的‘抱怨’是否属实,记者假装施工人员买沙进入会元乡后兴安沙场,偌大的场地上,堆放着没有筛选的沙土和细石块,西面冲洗好的沙堆随处可见,翻腾着的选沙设备不停地运转着,生产工人挥汗如雨般地驾驭着铲车和生产工具,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然而更让记者关注的是沙堆旁边几米处的“天坑”,是用于洗沙沉淀积水,还是取土洗沙后没有来得及填盖?

沙场一位四十多岁的女老板迎上记者,问需要水洗沙还是旱沙?价格有45元每立方和25元石料不等价格等,当记者问那么大体量的沙粒是从哪里弄来的时,沙场女老板毫不避讳地说:“黄沙全是从地里抠出来的,然后经过筛选出来,而那些水沙全是经过水洗,最后才变得很干净,所以价格要高很多”(有录音)。离开这家沙场时,记者心头疑云难释,被国家定界为18亿亩基本农田的耕地,为何能沦为沙场老板贪婪敛财的私有财产,又为何能在顺城区国土部门眼皮子底下长期开挖下去,难道国土部门的执法人员不该反省自身的失职、渎职行为吗??

就在记者结束调查,准备回顺城区国土资源局通报核实情况时,前来围观的群众愤愤不平的说:你们还想看吗?我们乡有五六家这么大的沙场都在挖沙,黄金村哪家沙场也大,希望你们调查后,可以汇报到中央,真正让老百姓的土地不被糟蹋!

记者又绕过方北线,向西沿414县道前行10余公里,终于在上黄金村附近找到群众反应的沙场,在蜿蜒的小河边,流淌着从沙场渗漏的砂浆浑水,沙场旁边的玉米叶片上残留着灰黄色的飞尘,那是长期采砂扬尘积累成灾的结果。记者现场看到,在占有10余亩的耕地上,沙堆如山的黄色堆积物和近在咫尺的绿色玉米地极不相称,几台铲车和筛沙,冲洗黄沙设备搁置其间,电机的转动声吸引着生产工人的神经,仿佛没有任何偷懒的机会,偌大的沙堆在向人们昭示着,这家沙场老板的“不寻常”!

返回县道的路口,一位年近六旬的老爷子告诉记者:这家沙场老板后台硬,听说和县里当官的有亲戚关系,他开挖土地冲沙多挣钱,再往上面送点,根本没有人问他。前些年我们投诉过,可人家用钱把当官的嘴捂住了,谁让人家鼻子大压住嘴呢!

主管部门的说法

顺城区国土资源局是土地的主管部门,无疑对辖区内的每寸耕地,有法定的监管义务和权力。而当国家赋予国土主管部门的权力被滥用或者被“寻租”时,不仅损害的是国家利益,深受其害的还有拥有国家赋予承包使用权的农民兄弟。

7月25日上午,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发现会元乡存在的疯狂耕地采砂乱象时,随机拨打该区国土资源局的土地执法监察电话,旋即返回位于区政府办公大楼的国土资源局,准备将发现问题反馈给该局负责人,然而当记者向守门保安说明来意,请求给予电话联系国土资源局举办人时,该局办公室推迟说领导不在,无法说明情况,在长达四十分钟的等待后,随即将记者“推”到10楼区委宣传部,直到下班后宣传部负责外宣的单部长才了带着记者和该区国土资源局闫局长、国土执法队王队长见面。

闫局长态度明确,表示记者的调查是对国土资源局工作的支持,明天上班后即安排执法队人员实地调查,对违法案件一查到底,绝不姑息迁就!陪同闫局长的王队长也表态,明天一上班就立刻派员调查,并将会随时和记者沟通。

7月26日上午八点半,记者先行赶到兴安沙场和后兴安沙场,原本准备配合该局执法人员找准沙场位置并实地查看情况,可一直等到将近十一点钟,在兴安沙场,整个上午只有两辆轿车初入,经核实,两辆车是沙场老板所拥有,也没有见到任何执法车辆和执法人员赴实地调查,记者只能失望返回市区等候回复。

下午三点钟,依然没有接到顺城区国土资源局任何电话,于是电话沟通闫局长查处情况,他告诉记者依然在市国土局开会,但是了解该局执法人员去过现场,并拍下采沙毁地图片,并下达整改通知书,需要了解详情和王队长对接,于是草草挂掉记者电话。

无奈,记者又拨通王队长手机,询问上午实地勘察情况,王队长理直气壮说上午他亲自去沙场,把整改通知书送到各个沙场。当记者确认他土地破坏情况是否严重时?王大队长回复说沙场老板说耕地挖坑系自然因素遗留,具体情况他根本不清楚;当记者想了解上次下达整改通知书期限和文书时,王队长说他也不清楚上次整改时间,请向国土资源局领导咨询核实,就这样,又将“皮球”踢给局领导(录音)。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一章第三条明确规定: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合理利用耕地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全面规划,严格管理,保护、开发土地资源,制止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

第三十一条指出:“国家保护耕地,严格控制耕地转为非耕地”。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多次在全国依法保护耕地的专题会议上明确要求:耕地是国家共有资源,保护耕地和合理利用土地,是各级党委政府的任期职责;对政府重大建设工程、公益项目用地实行政府划拨;而各类商业用地,实行有偿出让制度 !

然而,记者通过到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调查走访发现,会元乡多处占用耕地开采黄沙的事件,确实属于个人利益驱动所为,既不是属于国家项目建设用地,也不在商业项目出让范畴,而非法占地现象长期存在并时常发生,是该区国土部门真得“管不了”,还是存心“不愿管”,事实更能说明一切!

7月27日下午,记者在顺城区国土资源局二楼会议室,再次见到“百般忙碌”的闫局长,不过开始闫局长并没有对记者的提问做出过多的说明,而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三册资料给记看,通过立案记录发现:兴安村张忠义、张忠强沙场的停产整顿期限是2017年5月份,罚金并没有到位,而黄金村李老板的沙场停产整顿限期也是上年的同一日期,罚金同样没有执行。当记者追问为何顺城区会元乡的占地非法采砂如此猖獗,作为主管部门为何不加以有效制止时,闫局长说国土局只有走程序,交给法院强制执行,国土资源局没有任何“办法”。

国土资源局局长竟说没有办法,谁也不会相信?但当记者质疑立案移交司法部门的最长期限是多少?闫局长很清楚回答:“不超过六个月”!二记者从卷宗比对出,三个沙场的停产整顿立案时间均是去年的5月份,也就是说都已经 超过6个月,这点闫局长还是给记者的答案是:“国土资源局只能如此,移交程序麻烦”,然后就想应付记者走人。最终记者要求下周采访该区政府分管副区长,这位闫局长满口答应没有任何问题,我来给你们预约,只要你们愿意!

7月30日上午上班后,记者旋即拨通闫局长电话,试图问下约分管史区长是什么时间,闫局长直接变脸反问记者:“你们采访史区长管我啥事,我们国土局是下派机构,没有权利”,于是愤愤挂掉记者的电话。

可令记者困惑的是:闫局长的铿锵表态,以及执法队王队长答复违法沙场全部送过整改告知书,将依法依规对待的说辞,仅仅是表面文章,还是需要深入治理,付诸实际行动依法监管,是考量顺城国土资源局及区党委、政府土地监管第一责任人的重要标尺,希望该区拿出抓石有痕的力度,多部门联动治理非法占用耕地采砂案件,把国土部门的责任担当落实到日常工作中。

关于顺城区会元乡非法占地采沙事件的进展,新闻媒体将持续跟踪报道!

相关阅读